<mark id="lwg2c"><button id="lwg2c"><rp id="lwg2c"></rp></button></mark>
<blockquote id="lwg2c"></blockquote>

  • <big id="lwg2c"></big>
    1. <mark id="lwg2c"><ruby id="lwg2c"><option id="lwg2c"></option></ruby></mark>
      1. 歡迎您訪問國際能源網!
        客服熱線:400-8256-198 | 會員服務 | 廣告服務 |

        國際能源網能源財經頻道

        能源行業最大的門戶網站
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 能源財經 » 市場觀察 » 正文

        鑄錠單晶技術漸熱 能否支撐鑄錠產能重奪市場

        國際能源網  來源:證券日報  日期:2019-03-12

        受到多重因素的影響,在光伏制造端,直拉技術的日趨火熱,給鑄錠技術帶來了一定的沖擊。

        不過,在一批鑄錠企業的極力倡導下,一種依托鑄錠方式制造單晶產品,被稱為“鑄錠單晶”的技術路線重新活躍在市場面前,被認為有機會使鑄錠技術重新贏得地位。同時,業界判斷,我國發展光伏產業長期積淀形成的圍繞鑄錠技術設備、產業鏈等形成的工業基礎,也將為這一技術路線的推廣提供有力支撐。

        早在2018年底,中國科學院院士、硅材料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楊德仁曾表示,“鑄錠單晶的優勢在于電阻率更加均勻,比多晶增加1%以上的轉換效率,同時又保持了多晶的低光衰優勢,光衰僅是直拉單晶的20%-30%”。

        近期,一種聲音認為,伴隨著一批批新產品的推出,通過降本提效,鑄錠單晶產品已逐步被市場接受。特別是從2018年底開始,鑄錠單晶獲得了幾個主要的客戶規模應用,所以,鑄錠單晶應用時代已真正到來,而且市場份額的提升會非常迅速。

        市場曾未廣泛認可鑄錠單晶

        楊德仁曾經把鑄錠單晶定位在區別于鑄錠多晶、直拉單晶之外的第三種技術路線,在他看來,“鑄錠單晶,利用籽晶通過鑄錠的方法生長出單晶硅,把兩種技術的優點結合起來,既有低成本,低能耗,也有高質量、高效率。”

        但近幾年來,鑄錠單晶技術最終未能大規模應用則是現實。綜合各方意見,對此,業界普遍認為,這是由于鑄錠多晶和直拉單晶的市場占有率比肩發展。

        楊德仁曾表示,前些年,業界看到鑄錠多晶的份額在不斷增加,是由于中國的鑄錠多晶企業的投資開始快速增長了。到了2015年以后,直拉單晶的份額又在增加,則是一個政策市場技術和經濟共同作用的結果。

        綜合來看,近幾年來,“鑄錠單晶技術未能大規模應用,除了高效多晶等新技術的快速發展占領市場外,成本問題也一直是主要的突破方向。”楊德仁認為。

        而保利協鑫首席技術官萬躍鵬曾公開表示,上一代鑄錠單晶產品沒有在市場上大范圍推廣,是因為組件有晶花,存在色差;而除了外觀,第二個是拖尾問題,這都是影響市場化應用的主要瓶頸。

        鑄錠單晶已突破瓶頸

        作為鑄錠單晶路線的擁護者,保利協鑫從2011年推出G1-鑫單晶開始,2013年,開發了第二代鑄錠單晶產品(G2-鑫單晶),再到2017年又推出了新的一代鑄錠單晶(G3-鑫單晶)。

        針對上文提及的鑄錠單晶存在的外觀問題和拖尾問題,萬躍鵬表示,在過去幾年,協鑫做的主要研究工作就是增加單晶比例、降低位錯,以及提升效率。

        總結如今鑄錠單晶產品的優勢時,萬躍鵬介紹,鑫單晶組件產品外觀已經完全消除了晶花問題;鑫單晶PERC電池量產效率在相同產線上與直拉單晶相比差距小于0.3%絕對效率;鑫單晶PERC組件在72片全檔位型號上與直拉單晶組件比功率差小于5Wp;鑄錠單晶PERC電池與組件的光衰(LID,LeTID)都低于同產線的直拉單晶產品;鑄錠單晶硅片的氧含量低于6ppma,顯著低于直拉單晶;鑄錠單晶的電阻率范圍可以在更窄范圍,有利于PERC電池效率優化;鑄錠單晶硅片電池相比有圓倒角電池更有利于做疊瓦組件;鑄錠單晶產品碳足跡更低。

        此外,萬躍鵬還提供了一組數據,三組批量應用了鑄錠單晶產品的客戶,其中一組做了甄選,效率達到21.8%,更重要的是拖尾問題在鑫單晶G3上面已經沒有了;另外一個客戶電池表現更好,效率達到21.95%;第三個客戶不一樣的地方,是用黑硅制絨技術來做鑫單晶,效率達到了21.7%。

        國際能源網微信公眾號二維碼
         
        搜索更多能源資訊
         
        内蒙古11选5玩法